首页 -> 医学论文 -> 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健康教育

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健康教育

[日期:2014-11-28]
分享到:
职称论文相关标签: 公共卫生  

从2003年中国大范围的SARS暴发事件中人们得到一个警示:不止老的传染病对人类健康有重大威胁、还要警惕新型传染病的严重影响。不单是SARS这样的急性传染病会对人类的生命健康构成威胁,其他的慢性传染病也同样存在很严重的威胁性,如艾滋病,结核病和耐药细菌感染等。因为有了SARS的严重教训,我国现在已经开始高度重视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但是目前我国还只是针对硬件方面,对软件方面的重视还很欠缺。软件建设的重点是健康教育专业人才的培养,这一点虽然已经开始得到关注,但投入相比较其他发达国家仍然相差甚远。

2014年三月份出现的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肆虐,这场被认定为有史以来非洲最严重的流行病疫情影响了整个非洲西部地区,目前疫情主要集中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亚。世界卫生组织提到,“埃博拉疫情在三国已近失控”。目前还有继续扩散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威胁。

埃博拉病毒可导致出血性疾病,由此引发的感染死亡率高达90%。埃博拉病毒的传染主要通过血液,分泌物,器官或者体液,接触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尸体也可能导致病毒的传播。目前,唯一控制的手段就是在早期进行识别并对病患进行隔离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为了更好地应对此次挑战,已经向邻国马里,赛内加尔,几内亚比绍,科特迪瓦发出警告,做好感染蔓延至本国的准备。唯一活跃在第一线的非政府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美国也将派3000名军人赴非,并停飞了部分非洲的航班,停止了对非洲野生肉类的进口等。

面对肆虐的埃博拉疫情我国也部署了三道防线严防死守病毒进入我国。埃博拉病毒传入我国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传入我国,我国的医疗救治和公共卫生能力也能够应对,不会出现十年前“非典”时期左支右绌的尴尬局面。

(1)我国在入境口岸采取严格措施,争取在第一道防线阻止病毒入境。(2)埃博拉出血热有21天潜伏期,对于近期旅行或接触过类似病情的人员医疗机构发现疑似病例,应按要求及时报告。对于确诊的患者密切追踪,对其呕吐物、排泄物等进行消毒,严控病毒扩散。(3)国内积极宣传埃博拉疫情防控知识,普及出血热常识,提高公众自身的防范知识,有疑似症状及时就医。

2014年6月我国广州开始爆发登革热疫情,后来逐渐发展到广东其他地区、云南、福建、广西等地。这是一种由登革热病毒引起、依蚊传播的急性传染病,病人和隐性感染者是主要传染源。登革热的前期病症和感冒相似,分为轻型、典型和重型,轻型登革热并不可怕,但重型登革热却是一个恐怖的杀手,病死率达90%以上。为了有效应对这场突发的登革热疫情,重点地区开展了广泛的宣传、全民参与的防蚊灭蚊工作、强化医疗救治等一系列措施。

然而在整个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中,健康教育是不容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各级卫生健康机构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大众传媒在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中作为健康教育传播者的积极作用。因此要合理广泛的利用大众传媒迅速、直接、明显的健康教育特点,营造全社会积极促进健康的和谐氛围,以减少或防止类似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发展。

一、政府主导,实现行政干预

建立信息公开制度,由政府和卫生健康教育专业机构担当信息传播者,广泛及时的宣传健康知识及技能,培养公众自身的健康教育自我学习理念,提高全社会的卫生健康防范意识。政府做到信息公开化,尊重公众的知情权,更容易获取公众地主动配合。

二、面向社会全体公众

健康教育工作者可以在平常的生活中向群众宣传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知识,使群众及早了解,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打好坚实的群众基础。可以相应的利用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社区、学校、医院等,使公众更方便的接收健康知识,树立正确的行为理念,为更进一步的防范危机教育打下良好群众基础。

三、卫生健康教育专业人员技术、技能培训

组建公共卫生远程培训网络,利用互联网络、广播、印刷出版物以及现场宣传等教育方式,对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卫生保健人员以及其他相关人员进行教育和培训,提高我国卫生健康教育工作者的素质,使我国卫生健康教育工作尽早步入正轨,提升相关工作人员在群众中的威望以及影响力,为我国健康教育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良好的人才基础。

四、预防群体性癔病的发生

群体性癔病又称为流行性癔病,是指因精神或心理因素引起的一种在临床上只有精神症状而无任何可以检出的器质性变化的病症。群体性癔病的发生往往由某种精神紧张相关因素在许多人之间相互影响而引起的一种心理或精神障碍。该病的主要特点是人群个体之间产生相互影响,尤其容易在一些突发事件中发生。

例如某些人本来没有病症,因为目睹了其他人的发病过程,对疾病本身又欠缺了解,由于内心的恐慌紧张,也出现了相同的病症。群体性癔病多发生于基本卫生知识、疾病预防知识缺乏的人群,某些能导致群体成员产生恐惧、焦虑的因素使得易感人群群体性癔病发作,或者某些人癔病的发生,加重了其他人的恐慌紧张心理,促使病症更大范围的扩散。

参考文献

[1] 胡俊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健康教育[J].中国健康教育,2004,19(2):126.

[2] 别如娥,王高龄.基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居民健康素养内涵的构建[J].中国卫生事业的管理,2012,28(4):305-307.

[3] 唐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理中公共关系应对策略初探[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18):4741-4742.

作者简介:李静雯(1989.04- ),吉林长春人,沈阳师范大学2012级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